乙肝感染发病最严重的是这些地方防控肝炎要做好这几件事!

2019-02-06 02:43

乙肝感染发病最严重的是这些地方防控肝炎要做好这几件事!



  “在地里干着活就晕倒了,结果是肝昏迷。这些不是夸张,而是真实的病例,而且就发生在近期。”在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局指导、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组织开展、GSK中国公益支持的“扶贫攻坚 健康同行——肝炎健康促进与防治项目”一期项目总结会上,在座的专家面色凝重地表示。

  我国是乙肝大国。据2015年统计数据显示,乙肝病毒携带者有8600万人,每年大约有33万人死于因乙肝或丙肝导致的肝硬化和原发性肝癌。

  感染乙肝者有极大概率今后发展成为肝硬化或肝癌等终末期肝病。前述肝昏迷即为乙肝长期没有得到规范治疗的后果。“我国肝癌患者确诊时,有15%是早期,85%是晚期;日本的数据则是65%患者为早期肝癌。早诊断早治疗数据差异,正好反映了我们治疗和管理的水准差异。”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副会长、肝病分会主委,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感染内科主任侯金林教授介绍。

  而乙肝感染发病最严重地区,并不是人口流动的大城市,而是西部及贫困地区,其发病情况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在中国,每年新诊断的乙肝患者达到百万,其中70%来源于县区一级。据统计,乙肝发病率前三名地区为青海、甘肃、新疆,在西部有些地区的乙肝表面抗原阳性率甚至可以超过20%,等于每五个人里就有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肝病中心主任暨本项目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贾继东教授表示:“切实提升我国西部及贫困地区肝炎防治水平,才是最终实现2030年消除病毒性肝炎危害的有效手段。”

  “感染型肝炎的治疗在基层,基层做好了,大部分就做好了。” 中国工程院庄辉院士也表态了。 这些感染界的顶级专家提醒大家,防控乙肝,特别为了保护我们的下一代,这些需要知道:

  专家讲起了一个活生生的案例:一个很年轻的患者,才二十多岁,快要和女朋友结婚了。但是他很纠结要不要说明自己是乙肝患者。后来专家得知了他的情况,就嘱咐他下一次把女朋友带来,亲自跟他们两个讲讲怎么预防病毒传染给另一半,以及如何不传给下一代。最后,这对恋人不仅结婚了,还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宝宝。

  侯金林教授介绍,乙肝病毒最常见的传播途径是分娩时的母婴垂直传染。2012-2016年全国7014万产妇中435万为乙肝病毒表面抗原阳性,占6.2%。其中绝大多数没有得到专业和规范的妊娠乙肝管理。

  “别害怕。只要好好治疗,可以生出健康的宝宝,让下一代远离乙肝病毒!”侯金林表示,“目前乙肝病毒母婴阻断的成功率高,平均可达到95%。”有计划怀孕的女性应前期检测是否带原乙肝病毒,若检测出阳性则积极配合医生治疗,阻断乙肝病毒传播。

  庄辉院士指出,患者会因怕受歧视而拒绝检测,不了解自己的肝炎感染状态,最终造成肝硬化和肝癌发生,危害自己的生命。贾继东教授指出,乙肝患者应重视疾病危害,不要过分恐惧,也不要过分轻视。如果不治疗,30%的慢性肝炎患者有可能发展成为肝硬化和肝癌。别等到最后来不及了才想到治疗。

  我国乙肝防控主战场在西部,可是好医生、好药大多在北上广等大城市,这个差异怎么破,直接关系到接下来的防控工作。

  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局指导、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主办、GSK中国公益支持的“扶贫攻坚 健康同行——肝炎健康促进与防治项目”因此诞生。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局雷正龙副局长表示,这项目是用实际行动支持党中央脱贫工作的部署。通过加强政府领导,达到肝炎防控的目标;企业、个人、组织共同参与扶贫,为做好基础预防工作,重心下沉,技术前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该项目自2018年7月29日启动以来,短短5个月,已圆满完成一期既定的工作任务。目前,项目第二期筹备工作已经启动。

  “西部基层的药物和检测水平与我们这边差得非常远。首先是把平时很难有机会有财力到北京、上海进修的基层医生请到大城市的医院来学习,手把手教他们诊断和规范用药的思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张文宏主任介绍。给基层医生上课的专家团队阵容堪称豪华:在北京,有庄辉院士亲自来上课;在上海则是感染界名宿翁心华教授领头。

  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肝炎健康促进与防治项目组委会秘书长李祥组织了多次专家下基层活动:83岁的庄辉院士亲自去了几千里之外的西藏和新疆;贾继东教授坐着绿皮火车几十个小时不顾舟车劳顿去了最偏远的云贵高原;马教授则不顾泥石流塌方赶去基层地区。“这些大牌专家教授不计报酬,就是为了通过肝炎防治技术骨干培训、肝炎防治健康促进、加强基层防治技术指导、开发线上宣传平台等方式,有效提高西部地区的肝炎防治水平。

  该项目得到了GSK中国的重视和支持。GSK中国副总裁, 肝炎事业部负责人朱宁表示,二十年来,乙肝防治水平发生了很大进步,GSK中国见证了这些,所以要为这个有意义的项目贡献更多。本项目计划用时三年,在新疆、云南、广西、内蒙、西藏、甘肃、陕西、重庆、青海、四川、宁夏、贵州十二个省区市开展不低于30场次的肝炎防治专家组下西部基层活动,提供健康促进与技术支持,同时在北京、上海等多地设立肝炎防治技术骨干培训基地,为西部地区培训300名技术骨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