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爱肝日 关注肝脏疾病突破性研究进展!

2019-01-06 16:38

全国爱肝日 关注肝脏疾病突破性研究进展!



  在全国爱肝脏日即将到来之际,生物谷小编特地盘点近年来肝脏疾病研究领域的亮点研究,同大家一同学习肝脏疾病的研究进展。

全国爱肝日 关注肝脏疾病突破性研究进展!

  在过去35年基因治疗发展进程中,James Wilson是其中一位开拓者,近期他把病毒载体和最新CRISPR/ Cas9技术结合,来应对罕见的遗传性肝病。他主要是针对啮齿类动物进行实验研究,该工作虽然给我们提供了新技术的希望,但也存在意想不到的障碍。美国治愈乙肝新药

  宾夕法尼亚州大学基因治疗研究所的教授James Wilson是腺相关病毒(AAV)载体制造之父,该载体主要应用于基因治疗。尽管早期一名病人死亡使基因治疗研究停滞达数十年,然而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James Wilson教授的AAV载体已经被ReGenX授权,ReGenX公司对外授权不少的生物技术公司,正在开发新的基因治疗项目。

  James Wilson教授用AAV载体将CRISPR/Cas9基因编辑工具导入一种罕见代谢尿素循环障碍的小鼠模型中,该模型病症是由鸟氨酸转氨甲酰酶(OTC)缺失导致的。当该酶系中一种酶丢失或者缺陷,氨就会积累在血液中,循环至大脑,最终严重损伤大脑。据报道每40000名出生婴儿中就有一名患有OTC的缺失。

  肝脏的慢性损伤最终会产生不可愈合的伤口,而这种表现称之为纤维化,其通常会取代正常的肝脏细胞,给肝脏带来很多很多疤痕,最终影响肝脏的正常功能;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PNAS上的研究论文中,来自索尔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鉴别出了一种新型药物,其可以有效抑制肝脏中疤痕组织的积累,这种名为JQ1的小分子可以有效逆转肝脏纤维化,并且帮助全球数百万肝纤维化或肝硬化的患者。

  研究者Ronald Evans教授表示,肝脏出现较多损伤后,疤痕组织自身就会引发更多的疤痕产生,实际上我们可以逆转动物机体的肝纤维化,而同时我们也在开发治疗肝纤维化的潜在疗法。当肝脏处于损伤状态时,激活星状细胞的肝星状细胞(hepatic stellate cells)的积累就会释放维生素A,随后维生素A就会流向肝脏损伤部位帮助修复肝脏损伤,然而随着肝脏长期处于压力状态,健康的肝脏细胞就会被疤痕组织所移除,最终导致肝衰竭。

全国爱肝日 关注肝脏疾病突破性研究进展!

  肝脏有显着的再生能力。许多研究都集中于不同类型的细胞如何补充损伤后的肝脏和胆管的能力,但却不太清楚肝细胞自然死亡时如何自我更新。肝细胞稳定更新确保了肝脏保持适当的质量,并对健康至关重要。Wang等人为阐述这一问题,发现了小鼠健康肝脏中一群被低估的自我更新细胞群。肝细胞本身可能就在稳态中扮演这种“干细胞”角色,不过它们需要定位在肝脏的一个专门区域。

  进食后,摄入的营养物连同任何毒素,被肠道吸收进入血液,并直接运送到肝脏进行代谢处理。肝细胞控制新陈代谢,并作为毒素的第一道防线。但肝细胞可在工作中受损,而慢性肝损伤是世界范围内的主要健康问题。因此确定可以修复损伤的肝细胞群一直是深入研究的课题之一。

  肠道富含营养的血液随着门静脉到达肝脏门脉区域,穿过肝窦,暴露于肝细胞下,进行代谢物和毒素的交换,并最终汇入中央静脉。

  肝癌在人类往往是致死性的,因为它往往在晚期才被诊断出来。但是,在动物模型中,一项新的工作发现了一种肝癌的潜在诊断生物标记物,以及一种潜在的方法来逆转已有的肝脏损伤。这项研究将在费城举行的2015AACR年会上报道。

  Georgetown Lombardi综合癌症中心的Ying Fu博士讲解了这项新的工作,肝细胞肝癌,最常见的一种肝癌,由于缺少早期诊断的生物标记物和确诊后的快速致死性,这种癌症是世界癌症死亡的第三大病因。

  在这项工作中,我们在两种动物模型中发现,DNA(鸟嘌呤)的受损病变(γ-OH-Acr-dG)与肝细胞癌症相关。它有潜力成为早期诊断肝细胞癌症的生物标记物。

全国爱肝日 关注肝脏疾病突破性研究进展!

  由代谢应激(例如通过高脂肪食物中的脂质)激活的免疫细胞会迁移至肝,与肝组织中的细胞相互作用,驱动脂肪肝疾病,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和肝癌的发展。

  亥姆霍兹慕尼黑中心的科学家取得了这一发现,并由此确定了这些严重和普遍疾病以前未知的病理机制。他们的研究成果已发表在著名医学期刊Cancer Cell杂志上。

  脂肪性肝病主要是由于摄取过多的脂肪、糖,加上缺乏运动或久坐的生活方式导致,因此脂肪性肝病也被称为非酒精性脂肪肝病(NAFLD)。

  如果脂肪肝成为慢性疾病,可以导致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这些肝疾病(NAFLD和NASH),连同慢性病毒感染,是肝癌或肝细胞癌(HCC)的最常见原因。

  日前,北京大学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合作,研发出一种肝癌无创早期诊断新技术——甲基化CpG短串联扩增与测序。该技术通过对患者血浆游离DNA中异常高甲基化CpG岛进行全面测序分析,来实现对肝癌的早期诊断,是癌症诊断方法上的一个突破。研究结果发表于《细胞研究》。

  CpG岛异常高甲基化是一种非常有前途的肿瘤标志物,通过检测血液中携带异常高甲基化CpG岛的游离DNA而发现早期癌症,但一直进展缓慢。其瓶颈是缺乏能够同时检测大量CpG岛的高通量技术。该技术可以在一个反应中同时检测到近9000个CpG岛;检测下限可低至1~2个细胞的基因组DNA。

全国爱肝日 关注肝脏疾病突破性研究进展!

  美国华人科学家创办的优瑞科生物技术公司(EurekaTherapeutics)首创靶向性免疫T细胞治疗肝癌项目最近又获得突破性进展,分别在试验动物中的多个肝癌模型、多个病程阶段里得到认证,有望于2016年上半年在美国西海岸最大的癌症治疗中心进入临床实验。

  研究团队负责人隆力16日向中新社记者介绍了这一最新进展。他指出,首先,一个靶向性免疫T细胞治疗在进入临床试验前,需通过在试验动物体内检验,证明免疫T细胞注射后可穿透多层生物屏障,到达肿瘤部位,对癌细胞实施选择性有效率的攻击。

  隆力说,优瑞科的第一组试验选择了小鼠皮下接种的人肝癌模型。当肿瘤在小鼠皮下长到相当于普通人长了一个300克的肿瘤时,研究人员将制备的免疫T细胞通过静脉或局部肿瘤内注射打入动物体内,静脉注射后肿瘤生长速度显着减缓,而局部肿瘤内注射后,肿瘤体积迅速缩小,两周后75%肿瘤消失。

  一篇发表于国际杂志Cellular and Molecular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上的研究论文中,来自广岛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表示,对患者手术前血清样本中的循环肿瘤DNA进行检测或可帮助预测患者肝细胞癌的早期复发以及帮助指导疗法的进行;肝细胞癌是一种常见类型的肝癌,其也是世界上引发癌症死亡的主要癌症。

  研究者Atsushi Ono教授表示,我们发现,循环肿瘤DNA的水平可以准确反映肝细胞癌的进展以及疗法的效应,随着更深一步的研究,通过对循环肿瘤DNA的分析来进行的基因组特性的鉴别或可帮助指导个体化疗法以及管理策略的开展。研究者对46名正在进行肝细胞癌切除疗法额患者的机体的全基因组进行测序,同时获取患者在术前和术后的血清样本,随后研究者对比了患者机体正常的DNA和肿瘤细胞DNA的差异,在所有的46份样本中发现了DNA的突变信息。

全国爱肝日 关注肝脏疾病突破性研究进展!

  目前,利用靶向性免疫细胞治疗癌症并不新鲜。根据2014年第56届美国血液学会年会(ASH)上诺华公布的数据显示,其CAR-T免疫疗法CTL019治疗白血病的完全缓解率甚至已经达到了92%!。

  据中新网最新消息,中国留美科学家刘诚创办的美国优瑞科生物科技公司(Eureka Therapeutics)首创发明了肝癌免疫细胞治疗技术,该项目将进入另一个里程碑,在美国进入肝癌临床实验,验证病人使用后的安全性和疗效。

  为鼓励创新性药物研发,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近年出台系列政策,对亟需的突破性创新类新药审批设立了快速通道和优先审批政策。据刘诚透露,按照现在计划,优瑞科有望在2017年左右完成早期临床实验,如果数据证实该技术对肝癌病人安全高效,就将进入快速审批通道,病人等待的时间将大大缩短。

  美国生物技术巨头吉利德(Gilead)近日宣布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已正式受理抗病毒药物TAF(tenofovir alafenamide,25mg)治疗慢性乙型肝炎(HBV)的上市许可申请(MAA)。在欧洲,乙肝是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据估计,整个欧洲大约有1400万乙肝患者,每年新增HBV感染病例超过100万例。TAF将为乙肝患者提供一种安全性大幅改善的治疗方案,将促进乙肝的长期护理。在美国监管方面,上个月,吉利德向FDA提交了TAF治疗乙肝的新药申请(NDA)。

  TAF(tenofovir alafenamide fumarate,替诺福韦艾拉酚胺富马酸)是一种新型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RTI),该药是吉利德已上市药物Viread(替诺福韦酯,TDF)的升级版。在临床试验中,TAF已被证明在低于Viread十分之一剂量时,就具有非常高的抗病毒疗效,同时具有更好的安全性,可改善肾功能和骨骼安全参数。

全国爱肝日 关注肝脏疾病突破性研究进展!

  乙型肝炎(乙肝)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长久以来,由于其传染性和难治愈性,乙肝一直被人们称为沉默的杀手。亚太地区乙肝病毒携带者占了世界总感染人数的75%,而中国则是亚太地区乙肝病毒感染的重灾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最新研究显示,中国约有9000万乙肝病毒携带者,几乎占了全国人口的7%。乙肝治疗一直是医学界难题:一方面现有乙肝病毒感染人群总数居高不下,另一方面仍然不断有新生儿通过母体感染乙肝病毒①。在疫情控制日益严峻的情况下,目前乙肝抗病毒治疗方案的效果却差强人意。

  为寻求未来乙肝病毒药物研发新方向,赛诺菲亚太研发总部和武汉协和医院近期联合举办了第一届乙肝病毒研讨会,汇聚了多名全球顶尖专家。此次研讨会汇集多方智慧,对乙肝病毒与肝癌之间的分子联系进行了深入探讨,总结了乙肝与肝癌治疗领域的各项挑战,致力加速乙肝治疗的创新步伐。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感染病科主任、感染性疾病与免疫研究所所长杨东亮教授主持了本次研讨会。

  世卫组织发布了有史以来第一份慢性乙肝治疗指导。慢性乙肝是一种通过血液和体液传播的病毒感染,它损及肝脏,每年估计会造成65万例死亡,其中大多数死者处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从全球情况看,约有2.4亿人携带慢性乙肝病毒,非洲和亚洲的感染率最高。慢性乙肝感染者面临的死于肝硬化和肝癌的危险更高。

  已有可防止罹患这些疾病,从而延长其生命的有效药物,但存在这类药物需求的大多数人尚无法获得药物,或者只能得到非规范治疗。出现这种境况的一个原因就是在什么人应当得到治疗以及应当使用何种药物方面缺少面向各国(尤其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以证据为基础的清晰指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